最佳分辨率:1024  加入收藏  -  设为大红鹰娱乐平台微信公众号
微 信 扫 一 扫
揭阳新闻网
大红鹰娱乐平台 新闻 图片 文化 经济 视频 生活 楼市 汽车 旅游 教育 健康 娱乐 法治 体育 大红鹰娱乐官网
权威发布 | 本网头条 | 揭阳发布 | 揭阳廉政网 | 揭阳日报 新闻报料·广告业务:0663-8276111 
 当前位置:揭阳新闻网 >> 文化频道 >> 榕江水>> 娘家情结
娘家情结

时间: 2017年07月30日 来源:揭阳日报 作者: 黄冬晓

  我出嫁那天清晨,雨打在屋檐上,敲在婚车上,洒在我落寞的心里。纠纠结结,连绵不息,涨满春池,溢满心怀。记得母亲在灶下的柴禾菜蔬鱼肉间周旋,做出了一桌盛宴。我和弟弟,以及陪嫁的女友们围着长方桌坐下。我的视线早已模糊,分辨不出桌上摆着什么。母亲拿起一枝青翠欲滴的仙草,沾一些清水,朝我头上挥动,几滴水珠溅落在我头上、脸上,凉飕飕的。随后她掰去一枝说:“树大分枝,仔大分家”。听着这貌似很有道理的话,我的眼泪大颗大颗地滚落下来。

  我终于明白:出嫁前的女儿为什么都哭哭啼啼。此刻我已感同身受地体味到离开家前最纠结、最不舍、最伤感的复杂心情。我不要“分枝”,可新郎在召唤;我不要“分家”,可母亲在推搡。而躲在床上病着的父亲,他出奇的平静,平静得戳人心窝的疼。于是,从一个熟悉到一个陌生的家,我用眼泪来丈量。不知道,被我撇下的父母亲,是否也同我一样泪湿衣襟。从此以后,我的心被掰成两半,一半在娘家,一半在夫家。

  生活裹着酸酸甜甜,日子却是平平淡淡。

  儿子几个月大了,很认人。特别是夜晚,就只要妈妈陪伴。父亲又住院了,每一次的探望,都变得好奢侈。有一个晚上,我把家里的碗筷盘盆锅都洗刷完毕,衣服洗好晾挂后,偷偷溜去医院看望父亲。白色的病房静悄悄的,父亲侧身孤影睡了。我估计他还没吃西药,便叫醒了他,然后出去倒开水。夜很静,有点恐惧。我让父亲吃下了药。他对我说:“这病可能没得治了,更揪心的是人情的冷暖,世道的艰难。”说着父亲哭了,我慌了,也跟着哭了,这是我平生第一次看到坚强的父亲的无助。我拿了纸巾递过去,我好不容易从嘴里挤出来几个字:“我一一来一一处理。”父亲嘱咐我别再说什么。窗外落叶无声,屋内淡淡忧伤。父亲的病,三年了,消耗了亲人的关爱,磨蚀照顾者的耐心,他深知自己的狼狈,也深知自己已成为累赘,成为家人怨气的来源,他承受着许多的狠话和冷暴力。而我一一他的小棉袄,却因为还是一个哺乳妈妈,工作、家庭繁忙,没能在父亲最需要最艰难的时刻,多一点陪伴在他身边。

  病房门被轻轻推开了,弟进来了。他说我小孩哭得很凶,满世界找妈妈。父亲敦促我赶紧回去。

  秋夜的风很冷,我又用眼泪丈量了医院到家的距离。几个月后,父亲走了。我的心被捣碎风干吹散。时至今日,我仍在扼腕叹息:“为什么在父亲最需要亲情的时候,我却无法多陪在他身边。”那夜的秋风哦,那夜的白房子;那夜的孤影哦,那夜的别愁;那夜的话语哦,那夜的泪。共同构成了一幅凄迷伤感的别后思念图,像烙印般镌刻在我脑海中。

  都说“千年不断娘家路。”如今,母亲和弟弟全家仍是我心底深处深深惦记的亲人。血浓于水,住着我的父母和姐弟的家将是我灵魂深处永久的家。

  (编辑:陈悦申)


上一篇: 诗歌
下一篇: 养鸟记

揭阳新闻网版权相关声明:
① 本网欢迎各类媒体、出版社、影视公司等机构与本网进行长期的内容合作。
联系方式:news@jynews.net
② 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,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。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、名益权等问题,请尽快与本网联系,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尽快妥善处理。联系方式:news@jynews.net
③本网原创新闻信息均有明确、明显的标识,本网严正抗议所有以“揭阳新闻网”稿源的名义转载发布非揭阳新闻网原创的新闻信息的行为,并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。
④ 在本网BBS上发表言论者,文责自负。

 
揭岭风情 更多
粮票:别样的“大
“合”字的四种读音
瓜花煮酒人情在
设想揭阳文庙软件的恢复
乔木森森望郁苍
潮阳新婚“四句诗”
北城关的口溪
潮汕青草药摊
岳母训婿
 
文化风讯 更多
方寸之间 别有天地
市潮剧团推出新作《朱门英…
在树根上追寻艺术梦想
画雕融合 奇巧一体
管住乱写乱画的手
诗人林程娜作品登上文化列车
陶塑大师陈保国作品亮相全…
品读工艺品颂扬的文明美德
古代“三尺”曾指代法律

网站简介 / 联系我们 / 广告服务 / 法律声明 / 友情链接 / 企业邮箱
广东省通信管理局
博评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