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佳分辨率:1024  加入收藏  -  设为大红鹰娱乐平台微信公众号
微 信 扫 一 扫
揭阳新闻网
大红鹰娱乐平台 新闻 图片 文化 经济 视频 生活 楼市 汽车 旅游 教育 健康 娱乐 法治 体育 大红鹰娱乐官网
权威发布 | 本网头条 | 揭阳发布 | 揭阳廉政网 | 揭阳日报 新闻报料·广告业务:0663-8276111 
 当前位置:揭阳新闻网 >> 文化频道 >> 榕江水>> 东坡先生的梦
东坡先生的梦

时间: 2017年09月25日 来源:揭阳日报 作者: 黄少青

  读苏轼《东坡志林》,发现书中有一组编列为《梦寐》的文章,是东坡先生专门记述他做过的一些梦,颇有趣味。其中《梦南轩》一则写道:“元祐八年八月二十一日将朝尚早,假寐,梦归谷行宅,遍历蔬圃中。已而坐于南轩,见庄客数人方运土塞小池,土中得两芦菔根,客喜食之。予取笔作一篇文,有数句云:”坐于南轩,对修竹数百,野鸟数千。‘既觉,惘然思之。南轩,先君名之曰’来风‘者也。“这是一个有点特别的梦。按说,东坡先生此时是居庙堂之高的官员,竟然会在白天的片刻假寐中,做起了回归村野的梦,实在与他的现实状况是相去甚远的事情。

  不过,依照弗洛伊德的释梦说:“梦是愿望的满足。”我们便不难得到一把解开疑窦的钥匙。从元祐八年(1093)这个时间点回头看,东坡先生一路过来的人生经历和遭逢,正可作为弗氏论断的一个佐证。才华过人的苏东坡,“奋厉有当世志”,且得志甚早,嘉祐二年(1057)他二十二岁,即考中了进士。但苏东坡在仕途上并不顺利。熙宁二年(1069)、熙宁三年(1070),他先后两次上奏皇帝,公开反对王安石变法;熙宁四年(1071),终因与变法派意见不合,只好主动请求离开朝廷,到地方上任职。他先到杭州做通判,后改密州知州、徐州知州、湖州知州,历经多个任所。然而这种外放并不是就可避灾免祸。元丰二年(1079)四月,苏东坡在湖州上报朝廷的《湖州谢表》,想不到竟被指斥为“妄自尊大”,变法派还从其诗文中,找出了诸多“触物及事,应口所言,无一不以讥谤为主”的诗句,罗织了罪名,将他往死里整。七月,朝廷把苏东坡从湖州捕到京都,投入御史台狱,此即史之所谓“乌台诗案”。苏东坡在牢狱中被关了一百三十天,幸而经多方营救,终于在十二月获得释放,保住了性命。但是行政处罚已不能逃脱,于是黄州成了苏东坡降为团练副使、不得签书公事的贬谪地。东坡先生此时开悟了官场无妄之灾的难测,不由得发出了“此灾何必深追咎”的吁叹。随之一并降临的,是官俸的大幅度削减,一下子令东坡先生一家人连要填饱肚子都成了问题。好在有友人相帮,为苏东坡请求到了数十亩故营地,这才使东坡先生得以躬耕并卜居于此。而以其地在东之故,苏东坡遂以“东坡”名之。自是亦以此为号行于世。

  可以说,正是由于遭贬黄州,苏东坡开始过起了“幅巾芒屦,与田父野老相从溪谷之间”及“躬耕”的劳动生活,这使东坡先生在远离了朝廷权力倾轧的同时,体验到了一种难得的心灵自由和闲适感。“饥贫相乘除,未见可吊贺”、“此邦疑可老,修竹带泉石”、“长恨此身非我有,何时忘却营营”、“都是斜川当日境,吾老矣,寄余龄”等等,这些作于黄州的诗词句子,无疑皆是苏东坡对官场生涯萌生了倦意并带有退隐念头的真实流露。而毫不掩饰这种内心隐秘的,则无过于东坡先生在《方山子传》一文中,对方山子其人所表示的叹赏之情。苏东坡不仅点明方山子的“不与世相闻”,且称“而其家在洛阳,园宅壮丽与公侯等,河北有田,岁得帛千匹,亦足富乐,皆弃不取,独来穷山中”云云,更是把他对方山子的心存倾慕,迂曲地表达了出来,在文字背后隐隐可见。

  苏东坡是在元丰八年(1085)十月被召回朝廷的,至元祐八年(1093)八月,他已经重新入朝做了八九年的官,而就在本月的十一日,他在上朝前的假寐,梦见的竟然是“归谷行宅,遍历蔬圃” 并与“庄客”同在一起的情境,这无论从哪个角度看,皆与他再次居于庙堂高位的实际享有格格不入,甚至于背道而驰。所以仍是弗洛伊德的释梦说,有点道理。弗氏认为,梦,“是一大堆精神构成物的混合体”,而“梦的显象”与“梦的隐意”,是互为关联的。由此我们便可窥探到东坡先生的内心风景。很显然,曾经抱负甚大,以为“致君尧舜,此事何难”的苏东坡,在领教了“乌台诗案”的灾艤后,早就如同宦海中的孤舟,在恶风险浪的颠簸中,常常心存余悸。昔日的意气风发和勃勃雄心,此时也已颓丧殆尽,再也无心恋栈。剩下的,更多的是对于村野散淡平和的自由生活,日益趋向于深度的眷恋和怀想。然而现实终归是身不由己、充满无可奈何的严酷世界,所以只有退回到梦境中,才能求得这种村野生活的实现。也正因为如此吧,苏东坡在他的梦“既觉”,才不免“惘然思之”。当然,这时候的苏东坡,是否又有了某种不祥的预感,则不得而知。因为确实就在这一年,梦后的苏东坡不久又遭到了弹劾和贬谪。而且这次是先贬定州,再贬惠州,再贬琼州。如此一而再、再而三的不断折腾,导致苏东坡一直疲于奔命,生命受到了严重的折损。当最后从琼州被召回时,东坡先生终于不胜剧劳,病死于归途之中,终年六十六岁。我有时忍不住瞎猜,不知道专家学者有无此研究,也就是东坡先生在他生命残余的那些日子里,他是否曾经因为始终无法如愿以偿地退隐,做个彻底的村野闲逸人,而在死后留下了绵绵的遗恨呢?!

  (编辑:陈悦申)


上一篇: 哭雷铎
下一篇: 诗 歌

揭阳新闻网版权相关声明:
① 本网欢迎各类媒体、出版社、影视公司等机构与本网进行长期的内容合作。
联系方式:news@jynews.net
② 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,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。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、名益权等问题,请尽快与本网联系,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尽快妥善处理。联系方式:news@jynews.net
③本网原创新闻信息均有明确、明显的标识,本网严正抗议所有以“揭阳新闻网”稿源的名义转载发布非揭阳新闻网原创的新闻信息的行为,并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。
④ 在本网BBS上发表言论者,文责自负。

 
揭岭风情 更多
粮票:别样的“大
“合”字的四种读音
瓜花煮酒人情在
设想揭阳文庙软件的恢复
乔木森森望郁苍
潮阳新婚“四句诗”
北城关的口溪
潮汕青草药摊
岳母训婿
 
文化风讯 更多
方寸之间 别有天地
市潮剧团推出新作《朱门英…
在树根上追寻艺术梦想
画雕融合 奇巧一体
管住乱写乱画的手
诗人林程娜作品登上文化列车
陶塑大师陈保国作品亮相全…
品读工艺品颂扬的文明美德
古代“三尺”曾指代法律

网站简介 / 联系我们 / 广告服务 / 法律声明 / 友情链接 / 企业邮箱
广东省通信管理局
博评网